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内容详情

中国虎今昔及其思考

时间:2020-10-21来源:天下平凡文学网 -[收藏本文]

中国虎今昔及其思考

陈宣章

虎,大型猫科动物,由古食肉类进化而来。第三纪早期,古食肉类的猫形类分支:1.古猎豹,进化为现今的猎豹;2.3.古剑齿虎类和伪剑齿虎类,分别在第三纪早期和晚期灭绝;4.古猫类,又分真猫类、恐猫类和真剑齿虎类。后两者在第四纪冰河期灭绝。真猫类分化成猫族和豹族(虎是豹族之一)。距今300万年的类虎古猫是虎的祖先。

虎化石最早历史有500万年,叫“亚氏虎”。几十万年前,老虎生活在从河南到广西的广阔地域。中国最早虎化石是古中华虎,瑞典地质学家Anderson于1920年在河南渑池兰沟第三十八地点发现,1924年由瑞典古生物学家Zdansky命名,地质年代距今200万年以上。真正虎化石首次出现于陕西公主岭,距今约110万年。距今60万年开始,虎化石较多,中国东半部普遍发现,最多者华北周口店;华南则是四川万县盐井沟,至少有46个个体。

200万年前,虎起源于东亚(即现今华南虎分布区)的中华古猫,沿西北进入亚洲西南部;沿南、西南进入东南亚及印度次大陆,一部分最终进入印度尼西亚群岛。虎演化为9个亚种:华南虎、西伯利亚虎(东北虎)、孟加拉虎(印度虎)、印支虎、马来虎、苏门答腊虎和巴里虎、爪哇虎、里海虎(后三种于20世纪中叶灭绝)。中国曾经有华南虎、东北虎、孟加拉虎、印支虎和里海虎(新疆虎)。虎的主要变种:白虎、雪虎、纯白虎、金虎。

1905年德国动物分类学家默尔•赫尔兹海(Max Hilzheimer)博士依据5个产自汉口(今武汉)的虎头骨标本定名“华南虎”。过去的华东、华中、华南、西南地区、陕西、陇东、豫西和晋南个别地区也有广泛分布,故又称中国虎。华南虎是所有虎亚种的鼻祖。(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虎文化源远流长。上古甲骨文,“虎”字是造型优美可爱的象形虎。1987年河南濮阳西水坡发掘出土一对蚌塑龙虎,距今约6千年,伴于一位祖先遗骨东西两侧(方位与“东青龙、西白虎、南朱雀、北玄武” 吻合),被誉为“中华第一虎”。

虎曾在亚洲分布很广,数量很多。有报道:20世纪50年代,亚洲虎约6万只,其中野生虎:孟加拉虎约4500只,东北虎约500只,华南虎约4000只,印支虎约2000只,苏门答腊虎约600只。建国初,野生华南虎4000多只,超过中国其他三种虎(孟加拉虎、东北虎、印支虎)总和。世界14个产虎国,中国虎种最多,野生虎最多。现在中国野生虎很少:孟加拉虎30-40只,东北虎12-20只,华南虎约20只,印支虎30-40只,共100-120只。

虎常单独活动,仅在繁殖季节雌雄才一起生活。虎活动范围较大,一般在100-400平方公里,最大超过900平方公里。华南虎活动范围大于孟加拉虎而小于东北虎,保守估计为100平方公里。华南虎在野外已灭绝,1989年被列为中国十大濒危动物之一、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其次危急的是东北虎。1996年联合国国际自然与自然资源保护联盟《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公约》:华南虎为极度濒危的十大物种之首。

1970年,印度成为立法保护虎的第一个国家;1973年总理英•甘地将虎立为国兽,划定十余个虎保护区;1984年野生虎已由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1872只增加到4000只,1989年又上升到4334只。现在,印度野生虎数量最多(仅孟加拉虎)。

2016年,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WWF)和全球老虎论坛统计数据:全球野生虎的数量已经从2010年的3200只上升到3890只。孟加拉虎是目前数量最多、分布最广的虎亚种。当前,全球野生孟加拉虎有3000多只,中国西南部有30多只野生孟加拉虎。相反,动物园、马戏团、繁育中心、欧美国家私人饲养的孟加拉虎,总计约3.2万只。

中国古代老虎活动记载

秦汉以来,老虎伤人事件屡有记载。东汉•王充《论衡•遭虎》:“虎时入邑,行于民间。” 唐•长安是世界级大都市,人口百万,可是近郊就有老虎横行。唐•张籍《猛虎行》:“南山北山树冥冥,猛虎白日绕林行。向晚一身当道食,山中麋鹿尽无声。年年养子在空谷,雌雄上山不相逐。谷中近窟有山村,长向村家取黄犊。五陵年少不敢射,空来林下看行迹。”

金宣宗时期,开封县境有虎咥人,宣宗“诏亲军百人射杀之,赏射获者银二十两,而以内府药赐伤者”。元朝政府颁布捕虎规定:“诸有虎豹为害之处,有司严勒官兵及打捕之人,多方捕之。其中不应捕之人,自能设机捕获者,皮肉不须纳官,就以充赏。”

明清时期,官方和民间记载丰富详实。四川(含今重庆)虎灾重灾区不在野外而在城镇。成都地处平原,素称天府之国,清初也发生了虎灾。《明清史料》载,清初川北人口稀少,社会状况是“城市鞠为茂草,村疃尽变丛林”,由此“虎种滋生,日肆吞噬。”与顺庆府毗邻的保宁府在明末清初战乱后,也是虎患多发区,史称顺庆、保宁二府“多山,遭献贼乱后,烟火萧条。自春徂夏,忽群虎自山中出,约以千计,相率至郭,居人趋避,被噬者甚众”。数以千计的老虎进入城区的情景很难想象。清•刘石溪《蜀龟鉴》清初四川死于虎患人口粗略估计:“自崇祯五年为蜀乱始,迄康熙三年而后定”,30余年中,川南“死于瘟虎者十二三”武汉市哪个癫痫病医院较好,川北“死于瘟虎者十一二”,川东“死于瘟虎者十二三”,川西“死于瘟虎者十一二”。清•彭遵泗《蜀碧》卷4载:顺治初年四川“遭乱既久,城中杂树蓊郁成林,……多虎豹,形如魑魅饕餮。然穿屋顶逾城楼而下,搜其人必重伤,毙即弃去,不尽食也。白昼入城市,遗民数十家,日报为虎所害,有经数日,而一县之人俱尽残者。”清•顺治年间,饱经战乱的江津已成“虎狼之穴”,老虎甚至“翻屋登梯,号为神虎。”营山县,“顺治七年人民稀少,虎患大作,昼夜为害。凡耕作必会集方敢偕作,然其来疾于掣电,往往攫人于广众之中,同榻之上”。顺治七年四川地方官员向朝廷奏称,顺庆府“查报户口,业已百无二、三矣!方图培养生聚渐望安康。”清•沈荀蔚《蜀难叙略》记载:自顺治五年至八年春的三年多时间里,“川南虎豹大为民害,殆无虚日。……民数十家聚于高楼,外列大木栅,极其坚厚,而虎亦人之;或自屋顶穿重楼而下,啮人以尽为度,亦不食。若取水,则悉众持兵杖多火鼓而出,然亦终有死者。如某州县民已食尽之报,往往见之。遗民之得免于刀兵饥馑疫疠者,又尽于虎矣。虽营阵中亦不能免其一二。”“据顺庆府附廓南充县知县黄梦卜申称:原报招徕户口人丁506名,虎噬228名,病死55名,现存223名。新招人丁74名,虎噬42名,现存32名。”作者感慨:“夫南充之民,距府城未远,尚不免于虎毒,而别属其何以堪哉?”

清初,为打击台湾郑氏,清政府强制禁海,在福建人为制造大片无人区,结果导致老虎大量滋生危害人民,情形惨烈。余扬《莆变纪事》:“自截界后,禽兽迫人。守备钱龙言:巡界出外,见猛虎五、六只衔尾而行,与兵马隔山相望,了无顾惧。又有十余人出界,数虎尾之。诸人浮水避小岛山,虎亦乘潮渡而吃之,仅一人归。又出界者无房屋可居,多借草处粪窖中,覆石以避患。虎每发石以脚搂出而吃之。此犹日在荒郊而肆虐也。癸卯(1663),寿乡有朱姓者,上元夜虎闯门而入,毙其夫妇。是岁除夕,埔头一子入店买物,方及门,虎曳其足而去。塘头一人在门外灯火辞年,长庚一人从邻舍回家,俱被吃去。人烟稠密处而暮夜深入如此,若单居野外,则不可胜计矣。”

清•乾隆《富顺县志》记载,该县至清初“数年断绝人烟,虎豹生殖转盛,昼夜群游城郭、村圩之内,不见一人驰逐之。其胆亦张,遇人即撄,甚至突墙排户,人不能御焉。残黎之多死于虎。”与重庆府接壤的叙州府也是虎患多发区,县城北门玉水井街一带,“久成虎穴,寥寥居民,无一人敢从此采樵。”康熙初年,欧阳直《蜀乱》记述四川虎患情况,“遍地皆虎,或一二十成群,或七八只同路,逾墙上屋,浮水登船爬楼,此皆古所未闻,人所不信者。内江奔溃,余途次草中,月下见四虎过前;又于叙南舟中,见沙际群虎如牧羊,皆大而且多。过泸州舟中见岸上虎数十逍遥江边,鱼贯而行,……大抵蜀人死于贼者十之八,死于饥者十之二,仅存者又死于虎之口。”清•康熙初年,费密《荒书》记载,顺治四年清将李国英入成都,“留张得胜守之,辟草莱而居”。不久张为其部下杀死。“自得胜死,成都空,残民无主,强者为盗,聚众掠男女屠为脯。继以大疫,人又死。是后,虎出为害,渡水登楼。州县皆虎,凡五、六年乃定”。康熙时,赵彪诏《谈虎》云:顺治时四川“虎患,十百为群,或夜半扶椽瓦而下,尽啮室中老幼。” 清•陈鸿、陈邦贤《清初莆变小乘》内载,康熙九年首次展界,迁民回故土,“白沙众人逐虎。长基有一家,俱持素。午候,虎奔入其家。咬死男妇四人,被咬未死共十四人。”康熙十年后,全国基本恢复正常生活和生产秩序,但四川仍多有老虎出没。康熙11年,王士祯《蜀道驿程记》载:闰7月26日抵(潼川府)建宁驿,“竞日出没荒草中。土人云:地多虎,日高结伴始敢行”;26日至(夔州府)云阳“北十里遇虎,众列炬噪逐,久之乃去。馆人云:此地至宜城最多虎害,日暮无敢行”;25日到成都双流县,人城后见“虎迹纵横”。可见,当时四川各地的虎患依然相当严重。三藩之乱爆发,四川再次成主战场之一。战后四川“所存惟兵”,虎患之灾卷土重来。康熙21年,陈奕禧《益州于役记》载:10月8日广元县“仆役拔刀斩棘而人,茅中有虎,野不识人,骤见乃惊遁去……至于沙岸,虎豹之迹交错”;24日盐亭“见虎……归秋林驿宿店……终夕群虎逐鹿,鸣声绕床不绝”;29日入汉州“城内外皆林莽,成虎狼之窟。”康熙22年,方象瑛《使蜀日记》载,一日经汉州“抵新都县,皆名区。乱后中衢茅屋数十家……虎迹遍街巷。”清•嘉庆《南充县志》:“县治、学宫俱为虎窟。”清•道光《綦江县志》:“群虎白日出没,下城楼窥破残人户……行者虽五、七同群,执器械,前后中间必有一失。”清•光绪《荣昌县志》载,张懋尝率8人赴荣昌县上任,入城后看不到人迹。天将暮,一群老虎突然窜出,其中5人当即丧生虎口。

据历代方志记载,中国人口最稠密的长江三角洲有25次老虎活动:元代1 次,明代14 次,清代10 次。明清时期,沿海有大量的滩涂,“咸潮一入则膏腴尽为斥卤耳,海澨芦苇沮洳,远者距塘数十里,近者数里或二、三里”,有利于老虎活动。

1437年,宝山吴淞闹虎灾,老虎成群,咬死咬伤65个人,“有时咆哮啸一声,怒音十里秋风狂”,以致“居民号恸死不辜,哭声夜半于穹苍”。官府出钱雇猎人围捕老虎,捉到一只“苍身白额”猛虎。1658年,一虎冲入金山卫西关,在城里转一圈后,“咆哮而去,不知所之”。此虎威猛异常,前去捕捉的兵勇有四人毙命。同一天,金山卫北的查山发现老虎,怀疑就是该虎冲出金山卫,来到查山。上海地区最后的老虎出现于1767年,该虎沿苏州河(吴淞江)从青浦往西跑,昼伏夜行,屡次伤人。老百姓群起打虎,一直追到隔壁昆山地界。一位胡姓英雄奋力杀虎遭重伤后,当地驻军奉命前来捕虎,老虎已死于树林中。此后,史料上再也没有老虎的记录,可能上海地区最后一只土生老虎,已被“跨省”打死在昆山。

虎濒临灭绝的原因

一.20世纪50-70年代,华南虎被当成“害兽”捕杀,除虎如同剿匪,大打人民战争,30年中杀死约3000只,使华南虎遭灭种之灾。华南虎曾遍布中华大地,甚至虎灾泛滥;加上其他原因的捕杀,后来只有20只左右散布在广东、福建、江西、湖南四省的交界处。

1952-1963年,湖南省是华南虎分布中心,全境爆发饿虎之灾,甚至长沙城都受虎群威胁。十年中,近两千人惨落虎口,家畜损失以万计。1952年,耒阳县被虎咬死108人,伤10人;咬死耕牛460头,生猪530头;曾发生一天內老虎连吃32人的事件。湖南人与饿虎展开一场匪夷所思的战斗。1957年雪峰山脚的“百虎围村”事件骇人听闻。

1952年深秋,猎户陈耆芳的14岁孙子陈青乃遭虎患遇害。陈耆芳父子3人开始长达3年的丛林追猎,第一年猎虎达40余只,打虎队也发展到50多人。1955年12月在韶山猎杀一头200多公斤重的虎王。陈耆芳和其他打虎队的两年成绩斐然,迫使华南虎向深山转移。

上世纪50年代土地改革方兴未艾,大规模垦荒,野生动物的空间被压缩。被撵得四处游荡的山牛、野猪闯入农田吃秧吃苗。于是,中南军政委员会发指令鼓励捕猎,打死野猪奖谷一斗,打死山牛奖谷二斗。把山牛、野猪、野兔等都打干净了,老虎找不着食物,于是迫使虎群迁徙汇聚,也把目标对准了人类。一场人虎之战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1952年开始,湖南有猎虎队一千多支,10年间猎杀华南虎647只,占历史猎杀量的88.1%。耒阳县是虎患最疯狂之处,不但给打虎队发枪支,还定补助标准:每人每月300斤粮。7年中,耒阳县猎虎168只,而陈耆芳打虎队则打死虎豹138头、野猪儿童癫痫早期有什么症状198头及其它害兽。1958年,陈耆芳成全国劳模,被授予“打虎英雄”称号,与代表一起受周恩来总理接见,并合影留念。人民出版社出版《打虎英雄陈耆芳》一书。1955年,长沙市岳麓山上捕杀一只华南虎,这是岳麓山出现的最后一只老虎。它的标本如今躺在湖南师范大学实验室中。

《炎陵县志》记载,1952-1963年打虎25只,而高峰时期的1954年有425支打猎队。《湖南日报》1962.10.9.讲述猎手钟永泰活捉11只老虎,猎杀4.69万只野猪、山牛等野兽。猎手陈昌奎猎虎12头;光是其大儿子出生那天,他就一口气扛回三头大虎。

1957年9月一个午后,湖南通道县雪峰山南麓一个不足80人的高坪村,来了一位30出头、来收山货的汉子谢耀宗。突然牛都冲回来了,接着狗都不叫了,村头有人拼命敲锣,有人在惊叫。这是建村223年最惊魂的一天!村子被上百只虎围困,持续三昼夜。最终饿虎竟无视村民的火堆和锣声,冲进村中,将牲畜洗劫一空,并叼走母女三人。“打虎县长”姚荣义记忆清晰:“(老虎)吃人就吃得惨啊,背上背一个,肚子里一个,连娘一起三个,扛到山上那伢还在哭……”事件的诱因是“有人在山上捡到几只虎仔并带回村里”。村民李怀德说:“这些老虎十分聪明,十分有组织,开始老虎也不攻击村子里的任何人,不攻击任何牲畜,而是把村子封起来,把村子围起来。一直等到把虎崽放了,它们就开始咬牲口了。”按理说“一山不容二虎”,出现如此大规模群虎聚集,冲进村子,将牲畜洗劫一空,绝对是闻所未闻的;更何况“人有三分怕虎,虎有七分怕人”,历史上没有相似的记载。

这是湖南山林中逍遥纵横数百万年的华南虎消失前的最后一场表演。1963年后,湖南再无老虎伤人的消息。1964年,湖南最后一支打虎队解散。1976年,新化奉家山林场职工抓到最后一只华南虎。1986年11月6日,湖南安仁县一只华南虎幼虎被夹子捕获,因伤势过重15天后死亡。这是国家林业局资料中,最后一次接到野生华南虎的报告。

1956年冬,福建捕杀530只虎、豹。江西省1955-1956年捕虎171只。1959年冬,贵州猎捕30多头虎、豹。50年代初,广东省猎虎50多只,60年代约为20只;雷州半岛猎虎17只。1960-1963年河南省至少杀虎60多只。1953-1963年,有个专业打虎队在粤东、闽西、赣南共捕杀130多只虎、豹。1958年在贵州中部的清镇,1959年在贵州西部的威甯都曾捕到过虎。秦岭地区的虎灭绝于60年代。陕西省,从1964年佛坪山一山民猎杀一只野生华南虎迄今,就再也没有人看见过成年华南虎的身影。上世纪70年代,江西华南虎年捕猎量少于10只,1975年后再没捕到过虎;河南省每年捕虎7只;浙江省每年捕虎3只;广东省猎虎。山西省最后捕虎在1974年1月。湖南最后捕到野生虎是1976年。上世纪70年代末,估计全国野生华南虎数量为40-80只。1979年全国全年只收到一张虎皮。

林业部1977年起将虎视为保护动物,但1979年动物园协会杭州峰会时,当地报纸仍热情歌颂“打虎世家”。其实,“虎为恶兽”的概念由来极久,《礼记•檀弓下》有《苛政猛于虎》一文。现今把大贪官叫做“老虎”。

上世纪80年代,广东省有成年华南虎4只,幼虎12只。1990-1992年,原林业部与世界野生生物基金会的全国性野生华南虎及其栖息地调查中,未找到野生华南虎活体。据发现的痕迹、粪便等估算,广东、湖南、江西、福建交界处华南虎最多20-30只。2000-2001年,国家林业局和WWF对野生华南虎及其栖息地大规模调查,未发现一只野生虎。国外学者认为野生华南虎已灭绝;而国内学者没有放弃希望。

2001年6月《湖南省陆生野生动物资源调查报告》:“省内少数山区偶然发现华南虎,近些年资源严重破坏,几乎达到绝迹的地步。”华南虎数量难以确定,“石门壶瓶山与湖北交界处、慈利约2只,桃源与安化、沅陵等处1-2只,宜章与广东交界处2只,桂东、炎陵等地约1只,总共4-6只左右。”2007年冬,华南濒危动物研究所“粤北野生华南虎野外调查”未发现野生华南虎。近10多年来,湖南省加大保护生态环境和野生动物栖息地的力度,壶瓶山、莽山等多个保护区发现的虎踪(虎啸、挂爪、脚印等)不断增多。遗憾的是,经8300多天次红外线照相机监测,考察组仍然没有拍摄到华南虎的照片。

2007.10.3.陕西农民周正龙宣布拍到野生华南虎。消息一出,媒体上炒得沸沸扬扬。争论焦点是:这老虎是不是真的?姑且不论这“周老虎”是真是假,时间不过短短50年。50年前,耒阳的陈耆芳可以十天打只虎,还因为打虎,被请上北京;50年后,陕西的周正龙,却因为号称拍到了活老虎,在全国甚至世界范围引来关注。

物种繁衍需要自然种群存在,还必须维持一定个体数目、保持基因达到足够的杂合水平,种群才不会因近亲繁殖而发生近交衰退。因此很多专家都认为,华南虎自然种群已灭绝。

二.人类上山垦荒、开发原始森林的,尤其是铁路、公路建设,严重破坏老虎栖息地,老虎分布区域步步缩小。目前即使有野化的老虎,中国境内已找不到几块栖息地。以长白山区为例,50年代老虎栖息地面积约8万平方公里。至90年代末,退缩仅为0.9万平方公里。

一只华南虎生存空间至少70平方公里,森林中还必须生存200只梅花鹿、300只羚羊和150只野猪。华南虎的食物被大量猎杀,也是它灭绝的重要因素。

譬如武松打虎的景阳冈,在明•万历年间(1573-1619年)《兖州府志》之后,已无“有虎”的记载。李逵怒杀一窝四虎的沂州(今山东临沂),清•康熙十三年《沂州志》之后,也无老虎的记载。相对而言,东北虎境遇要好一些。清政府将东北作为“龙兴之地”,实行封禁,对东北虎主要威胁来自皇室狩猎。20世纪初俄国探险家阿尔谢尼耶夫《在乌苏里莽林中》记载,赫哲族猎人德尔苏•乌扎拉认为:“老虎在大森林里有的是吃的东西,不许它吃人。这只老虎本来赶的是野猪,可是路上看见人,就袭击我们的宿营地……(只有)这样的老虎可以打”。清代后期,东北开禁,实行放垦和移民实边政策。“旧记呼兰多虎……自放荒后人烟渐密,叶陌互连,村屯相望,俱绝迹于呼兰境内矣”。清•阿桂、董诰《盛京通志》记载,虎在东北“诸山皆有之”。到民国时期东北地方志里,已多是虎“昔年有之,今不曾见。”尤其是中东铁路开通对东北虎是致命一击。30多年里,约有1500-1800只东北虎成为俄国人的牺牲品;虎皮年销量从50张下降到5张,意味着东北虎数量已骤降90%。中国境内,东北虎已退至黑龙江、吉林的僻远地方苟延残喘;20世纪40年代初,苏联远东境内也内蒙古儿童癫痫病医院好吗—癫痫治疗要重视仅剩约20只。1947年苏联宣布禁止猎虎。2015年,俄罗斯境内东北虎回升到480-540头。

三.因虎的价值引起的捕杀:虎皮、虎骨和虎肉有商业价值。1993年之前,仅同仁堂一家平均每年使用虎骨两三千公斤,生产各种虎骨酒和虎骨膏药的利润很高。

博大精深的中华饮食文化,自然也缺少不了老虎。春秋战国时期,帝王祭祀宗庙,以鱼为祭祀珍品,虎、鹿肉脯则次之。汉代,祭祀宗庙已把腌制的虎肉干作上乘美味。清代,虎与鹿、熊、野猪等野味皆列为贡品。《黑图档》载,康、乾二帝东巡的膳食中都有虎馔;民间也出现吃虎肉现象。民国军阀张作霖对虎颇感兴趣,每逢冬令,要从黑龙江、吉林得到虎肉,以飨帅府。当时厨赵连壁精烹虎馔“虎肉烧鲜笋”、“虎肉丸子烧雪里蕻”、“姜丝虎肉炒鲜笋”、“虎肉炖萝卜块”等,为张作霖所喜。

中医认为虎全身是宝:虎牙治发烧;虎眼球治羊痫疯和疟疾;鼻皮治创伤;虎须治牙疼;虎爪治失眠;虎尾治皮肤病,虎脑消除无精打采;虎胆汁治脑膜炎儿童的抽搐;虎骨治风湿病、关节炎、虚弱、头疼、瘫痪和痢疾;虎脂肪治麻风和风湿病;虎鞭可壮阳。1990年代前,中国有虎药品企业200多家,年产值1亿元,绝大部分原料来自野生虎。

虎制品骇人听闻的价格:虎皮14万元/张;虎鞭14万元/公斤;虎爪:7000元/只;虎骨:5000-9000元/公斤。

对于有些人,尤其是游牧民族,猎虎还有其他意义。三国时,孙权爱田猎,常骑马射虎,“虎常突前攀持马鞍”。清代皇帝常去木兰围场或东北各地围猎。康熙21年,玄烨东巡盛京(今沈阳),“在如此九百余里的距离间,一天也不停止地狩猎”,“打住的虎有六十多头”。猎虎是显示八旗武士的武勇,也是彰显皇家赫赫权势:“缇骑环山、旌旄焰野;狐兔麋鹿散走围中。或皇上亲射,或皇太子射之,亲王大臣近侍非得旨不敢在围中发一矢。”康熙用强弓、火枪,9天射杀22只虎。康熙58年,他自己回忆“自幼至今,凡用鸟枪弓矢获虎135只”。东北猎虎是东北虎;木兰围场猎虎是东北虎还是华南虎,不清楚。

虎的圈养和人工繁殖

我国华南虎圈养始于1955年,是四川野外捕捉的一只雌虎“猛子”(谱系号1)。先运河北,转运上海圈养15 年,1970年到合肥逍遥津动物园,同年死去。

华南虎人工繁殖始于1963年贵阳黔灵公园:1958年贵州清镇捕获1 只野生雄虎,贵州长顺捕获1只野生雌虎;年贵州毕节捕获1只野生雌虎。年两只雌性华南虎经交配分别产下1雄1雌2只幼仔。

中国动物园协会(CAZG) 华南虎谱系记载我国40 家大、中城市动物园或公园1955-2001年307只华南虎(雄性158只,雌性117只,32只幼仔一出生即死亡,未记录性别)饲养繁殖情况,共生122胎287只幼崽,除32只死亡,存活雄体151只,雌体104只。46年圈养中,华南虎共死亡250只。记录的266只幼体,在出生后30 天内死亡的有117只,死亡率高达44%;成体死亡率在4-12岁时为4%~5%,超过13岁的死亡率增大。有记录的最大年龄约24岁(雌虎),谱系号25:年在湖南野外捕获送长沙圈养,当时约2岁,年转送重庆,1982年运到洛阳,于1988年6月9日死去,在圈养条件下生活了22年。

现存圈养华南虎57只,分散在全国22家单位,是个衰退种群。通过SPARKS 和GENES 软件分析,1977年始,种群基因多样性逐渐下降,近交系数不断增加。截至2010年10月,全世界人工饲养华南虎共110只。国外仅苏丹、朝鲜等国4家动物园饲养展出过6只华南虎。

现在,中国境内野生虎约50只;而目前人工圈养虎已达4000只,繁育技术成熟。传统认为,圈养虎是为野化保护,其实是冲着盈利。1980年始,国家批准5大人工繁殖老虎中心,其中有两家精英机构:黑龙江横道河子猫科动物管理中心(又称东北虎人工饲养繁育基地虎林园,属外贸系统的土特产部门)和桂林熊虎山庄(老板周伟森经营目的明确)。

1993年国务院颁布《关于禁止犀牛角和虎骨贸易的通知》,对两家要以虎致富的企业如晴天霹雳,均陷入巨额亏损。世界最大的东北虎繁育基地成立20多年来自然死亡200只死虎只能一直藏在冷库里;800只活虎却因资金缺乏、肉价上涨而常饿肚子。只有小虎仔和处于怀孕哺乳期的母虎才能保证吃上牛肉,一般的成年虎只能以吃鸡骨架为主。高密度的虎群在食物不充裕的情况下还会发生争斗。蕴含巨大商业和药用价值的死老虎无法处理。一只虎一年饲料费3万多元,800只老虎就是2400万。资金短缺(负债已几千万),老虎养不起,甚至给老虎做绝育、避孕等等。明年虎的数量就能达1000只。虎林园寻思着:老虎越来越多,费用越来越高;活虎吃不饱,死虎没法卖。这“骑虎难下”状况怎么改变呢?

熊虎山庄有老虎1300多只,周伟森宣称,已将几亿身家都赔了进去,现在欠债数亿。

虎骨交易其实没有被“禁”:巨大利益面前,横道河子中心和熊虎山庄都成立酒厂,卖各种壮骨酒,虽然一再声称没有虎骨成分,但疑点甚多:1.横道河子东北虎林园公开售卖浸泡着四具成年虎骨架的药酒,售价780元/斤。2.横道河子多年来的死亡老虎总数一直停留在200多只,没有变化。3.两家企业附近都卖过虎肉。在桂林,一道红烧虎肉580元。4.两家都宣称不是虎骨酒,但其员工私下都拍胸脯保证是虎骨酒。

武汉癫痫病好的医院是哪家ight: 28px;"> 和两家圈养基地一样,许多动物园也在贩卖老虎制品,如:刚爆出11只老虎死亡丑闻的沈阳森林野生动物园以及曾贩卖老虎可能达100只的宜昌三峡野生动物世界。

国际机构调查,印度孟加拉虎保护也受中国消费需求的压力。过去8年间中国警方查获孟加拉虎和印支虎虎皮走私数量76张,而这还仅仅是被抓获的。国际上不得不认定,中国是大型猫科动物皮张的主要消费国。据统计,1956年全国收购虎皮1750张。1964年,据各地虎骨和虎皮收购数量估计当时华南虎每年约被猎捕800只。

国际公认,保护虎的正确方法是保护野生虎的栖息地,帮助它们更好繁殖。但需要的栖息地面积特别大。印度和俄罗斯保护老虎都取得明显进展。圈养虎“放虎归山”能不能解决圈养基地的难题呢?难!遥遥无期。圈养虎野性很弱,野外生存能力低下,老虎是独居动物,野化训练必须用它在自然界食物链中的食物,比如狍子等。因此放归山林的努力大多以失败告终。关键还是要重建野生虎栖息地的生态环境,扩大野生虎群。

圈养虎的野化训练

2004年10月,在拯救中国虎基金会努力下,有4只小华南虎踏上去非洲进行完全模拟自然环境的野化训练的征程。截止2013年8月,南非野化训练的华南虎,共三代15只。

一代野化虎:1.国泰:雌性。2003.1.21.出生于上海动物园,2003年9月赴南非老虎谷参加野化训。2.希望:雄性。.17.出生于上海动物园,2003年9月赴南非老虎谷参加野化训练。于2005.8.20.死于肺炎和心脏衰竭。3.虎伍兹:雄性。2004.3.9.出生于上海动物园。2004.10.29.赴南非老虎谷参加野化训练。4.麦当娜:雌性。2004.4.20.出生于上海动物园。2004.10.29.赴南非老虎谷参加野化训练。还有5.“327”:雄性。2002.8.30出生于苏州动物园。2007.4.23.赴南非老虎谷参加繁殖计划。2011.9.17,“327”冲过带电铁丝的大铁门进入毗邻的老虎营地,攻击另一头公虎,但反被对方杀死。

二代野化虎11只:1.国泰与虎伍兹所生:虎噜(2007.11.23. 雄性),金箍棒和扣子(2008年3月30,均雄性)。2.国泰与“327”所生:虎娲(2011.1.31.雌性),阿尔法和贝塔(2011.7. 20.均雄性)。3.麦当娜与虎伍兹所生:2008.8.18.亨利王(雄性)和小公主(雌性)。4.麦当娜与“327”所生:2011.10.9.威泰勒、Yoya、Zeta(均雌性)。

另外,2008.4.12.麦当娜首次在室外自然条件下生仔:第一只难产。另一只在出生七天后因细菌感染在罗瑞公园死亡(父亲:虎伍兹)。2009.12.17.国泰在室外自然条件下产下一崽,因天气等原因夭折父亲:“327”。

三代野化虎:2013.8.29.出生于南非老虎谷。此后因中国虎国际基金会变故毫无消息了。

这是世界上存活华南虎数的近15%。问题是:华南虎滞留南非十年野化家难回,十年拯救计划最终虎头蛇尾。15只老虎因各种原因滞留海外归来无期。福建龙岩梅花山华南虎繁育研究所所长傅文源说,根据计划,15只老虎应2008年回国归化。傅文源说,目前有计划要将这批华南虎运回国内,但一切都未确定和落实。梅花山这边将作为华南虎回国后的过渡场所,在将老虎野化成功之后,就可以将其送到具有更大空间的自然保护区去实现真正意义上的野化。一切都还不确定。另外,虎寿命20-25年,三代野化虎有没有死亡者?

福建龙岩梅花山华南虎繁育基地(中国虎野化重引入中心)于2001年4月20日首次成功繁殖,到2009年7月份,共繁殖成功21只虎,使该地的华南虎种群扩大到27只的规模。

圈养虎多为近亲繁殖的基因废物。目前的圈养虎被普遍认为基因已退化,不可能具有野外捕食能力,也不具有重新形成族群的可能。包括熊虎山庄1300只华南虎和国内动物园的华南虎基本只来源于最早被捕获的6只野生华南虎。东北虎情况虽然稍好,近亲繁殖现象也已不可控制。一些繁殖基地为了加快母虎繁殖,甚至剥夺其喂养过程,而改为母猪喂养。

一个能够长期繁衍的老虎种群至少需要18头雌性繁殖虎,种群的数量至少60头;这些老虎的栖息地至少要在5000平方公里。其次,栖息地还需要有充足的有蹄类动物,才能够支撑起一个华南虎种群。所以,野化训练成功,回归中国后能不能适应新的环境?种群源于少数华南虎,怎么解决因近亲繁殖而发生的近交衰退?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华南虎南非野化训练项目负责人之一的全莉和丈夫博锐打离婚官司时,在法庭上自曝:拯救中国虎国际基金会的一部分款项都被她和丈夫挪用,用于维持自己奢侈的生活方式。

中科院动物所学科交叉研究促进中心主任、国际动物学会秘书解焱认为,中国华南虎野化放归的瓶颈其实并不是野化,而是栖息地不够。如果把去非洲的这些钱,拿来将中国自然保护区围栏建设好,那么野化放归其实可以做到一步到位。她说:“这些老虎要回国其实并不难,但是要实现原定的野化放归的目的,从目前来看,还是有难度的。”

2016年,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WWF)和全球老虎论坛统计数据:全球野生虎的数量已经远超2010年的3200只,上升到3890只。2018.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