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内容详情

娇妻助我好运学术争鸣www.hlmsw.cn,众神之怒电影

时间:2021-04-05来源:天下平凡文学网 -[收藏本文]

《追梦人,下顿饭到哪里去吃》

文/全面小康

凌晨起来发泄下情绪,我神经板结,精神上也是不愿意也写不出好好的文章的,大概这和我早年梦,北大梦的幻灭导致我对全世界失去了希望。此刻我眼神模糊,近乎神经质的表达,其实要是有个姑娘听我说话,自己也犯不着伤害文字,污染汉语。此刻宿舍里静的鬼魅,我这个不正常的疯子又开始犯病了,一个爱写字的青年就是个怪人,但是我开始接纳自己,但是我还是压力很大,急需解决的就是自己的吃饭穿衣和住所的问题,此刻,宿舍的水龙头惨叫着惊悚的声音,我躺在床上像往常一样辗转难眠,是的,自打爱上以后,我就习惯在白天睡觉了,整个的醉生梦死,白日梦的感觉,其实我怕自己走上一条和大众不一样的道路,其实我怕,真的怕,现在不是很怕而已,因为发现自己好像回不去,思维方式也改变了,大家都知道思想这东西一旦定型很难改变。

我借着文字疗伤,寻找自我,或者寻觅同道中人,真希望自己可以没有经济生活压力的自由的写作,不希望变成一个为了生活写作的人,我还是愿意写真实的自我感受,不喜欢很多话由于各种利害关系而说不出口,那样我真的会很压抑。混乱的意识显示了我状态的糟糕,今年我就22岁了,这年纪容易被色情信息吸引诱惑,深夜不自觉的看看撸两把已成定事,尤其是我这般的单身汪,说实话我对女人的兴趣比对文学哲学诗歌艺术的强,至少现阶段是的,至少比重也得是一半一半,其实后者算我的天赋和爱好,前者更是自己欲望的代表,我不是很喜欢豪宅,名车,但是一个美女我就容易败下阵来。这年龄,抉择频繁,我还是要真实的自我,希望一天写出灵魂的语言,而非当下的病诞,所以我还是在深夜混乱的脑子里,板结的神经里想着自己的安排。放假,成都,租房子,打工,进一步调整状态,存点钱,杀到北上广,继续奋斗,自考北大,出书,旅行。逃离这没有感觉的偏僻职校,到同类人的圈子里去,去过自己想要的知识分子的生活,去过自己有修养内涵的生活,去体验生活,感悟人生,去看大海,草原,沙漠,布达拉宫,雪域高原,去北极,南极,去海外游学,学习几门外语,但是,一切年轻的欲望和所谓梦想都遇到尴尬的钱包的问题,是的,我这个挖地出身的农二代,穷二代得奋斗适应理解现代文明现代社会经济,我得想法子,训练技能,有几个除了卖苦力,劳力之外谋生挣钱的本领,仔细想想自己病态的只有文学幻想和廉价劳动力,而且我还逃避都市,憎恶城市人的世故圆滑,这是我前几年的人生价值观害我吃了许多亏,总之,思维得改变,不改死路一条。

没文凭在中国当下的社会很难搞,除了官二代富二代那些有资源的人除外,我痛苦于没钱出国逃避这混账的教育制度,痛苦于当下中国乌烟瘴气下极其不利的文艺青年成长环境,他们都觉得写诗写书的人是疯子,他们都说我是神经病济南癫痫病医院哪里好,不是创新思维,创造力,就是神经病人思路广,以前在公交,地铁,火车,候车室,反正任何地方我拿本书读都会招来异样的目光,更别提我闭目进行深邃的哲学思考,往往得到的是没文化的一堆职校女生傻里傻气的讥笑,要是我有10万,明天就离开这里,奔赴理想的地方,反正梦想还是要实现的,我会坚持,但是当我明白世道太坏根本无法实现北大哈佛梦时,我会武装夺取政权,会闹革命,搞起义。此时我不是在违法犯罪,而是替天行道,挽回逝去的正义,人,是不会被逼疯的,只会被逼反抗,当然这是只有反抗才有出路的情况。其实我不需要几百万几千万,够用就好,只要生活问题没压力,想读的书都买的起,想去的地方都去的起,爱上的姑娘都追得到手,我还是会老实

奉公守法的,只要给我图书馆,一个安静的书房,安全,干净的环境,就好。这日子快播大案在审,我个人的感觉是我说不清楚有罪没罪,有错没错,大概因为我不懂法律,或者太年轻三观未牢固树立,但是直觉告诉我这社会污点重重,困惑重重,问题很复杂,刚开始黄片进入我眼睛是15岁左右,青春期就是那感觉大家都懂,反正我觉得自己不会做那样的事,但是很刺激神经,我们缺乏性教育,缺乏对人性的了解,我们其实都有毛病。反正这个时候,凌晨很多新闻就出来了,现代化的人类社会已经是不停息的24小时发展了,夜晚工作的人还是很多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只有古代才有了,每天新闻都在发生,其实文学和新闻学是很接近的,但是这些新闻都很具有新闻性,大概就那么几类,标题党很严重,行家应该比我清楚的多,我就不说了。反正情色信息,敏感信息,颠覆固有认识的挺多。夜晚有些疲倦,听点音乐可以达到咖啡的功效,以前愤青的时候习惯把音量调到最大声听BEYONGD,反正我内心不甘,发觉自己越来越开始瓦解原来的安贫乐道的思想,凭什么我这么有才的人要活的如此孤寂窝囊,凭什么?我功利起来,势利起来,因为所有我喜欢的姑娘都因为我穿一身不超过200块的衣服而拒绝疏离我,这让我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我追求纯文学真正的文化却还没有写通俗,网络小说走小黄文擦边球的人活的自在,眼看着一个又一个节日里同龄人都笑的那样开心,独我郁郁不得志,整日愁眉苦脸,眼看着当初不如我的中学,小学同学一个个出落的如此英俊潇洒或者亭亭玉立,自己顶着六七百的近视眼镜,海拔一米六的迷失在自己青春的追梦之路上,很沮丧,很失落,很心理不平衡,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决定转型,决定转行,这都是被逼的,我无法做到出家为僧逃避俗世眼光,只好硬着头皮学习并不感冒的可以找到工作的,可以赚钱的知识,我出卖抛弃了自己的灵魂,因为我长大了,成年了,说话也谨慎了,而且沉默多了,也狠得下心对一个烂人说滚,决绝的挥起拳头击向企图伤害自己的人,当然语言暴力也开始了,当然别人侮辱我,骂我,我不会因为道德再忍江西治疗癫痫病较好的医院受,我不是佛祖释迦牟尼,不是耶稣基督上帝,不是真主阿拉,我只能是人,青春的时候觉得自己也有修行成圣人的幻想可是后来发现自己还是好吃懒做,好色贪淫,人生劣迹斑斑,所以被逼不得已还是做个人吧,普通人,吃喝拉撒就好。

我有种不甘心的感觉,很强烈,凭什么我就要为了文学事业,社会主义事业奋斗终身牺牲自己,而且还落不的好,得不到人民大众的支持认可和鼓励,所以我不甘心自己永远顶着失败者的帽子,我并不是坏学生,不是差劲的只能读技校的边缘化人物啊,踏马的我是谁,也不去问问我的名号,老子我风光无比,辉煌岁月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哪里打斗地主。其实我真实的情况是前几年没反腐,没深化改革之前这世道是坏的,不正常的,所以过的挨饿受冻,受尽风雨磨砺打击才是高贵的值得骄傲推崇的,恶人当道你还飞黄腾达,你必定也是恶人,教育坏了,你还考第一名,拿满分,就一定是病态人格,就一定是坏人。现在开始好起来,所以我会像过去那样去竞争,告诉大家,不是我考不上重点大学,不是我挣不到几百几十万,不是我不会混得一官半职,原因只是我坚守了正直,主席说了,未来的世界是属于正知,正念,正义的人群的,我为之一振,这是政府首次有这样的突破,现在我敢说,至少我不会害怕监杀,而唯真理是从,大概我这五年吃的苦头,体验是人世百态让我看到了许多东西,经历的沉淀让我无所畏惧,就算形势依然严峻,我可能还有几年端盘子,拉斗车的日子,但是未来我是乐观的,我挺得住,必须挺住,而挺住就意味着一切,坚持就会胜利,当我看到胜利的曙光从东方古国升起,我一定会感动流泪,我一定会有环球奔跑一百圈的冲动和力量,我会告别当下这种只能在黑夜生活的生活,我会在每一个城市的大街上昂扬我头颅,我的笑,显示我年轻,帅气。

一开始我就知道这注定是场斗智斗勇,斗精神意志,灵魂魄力的持久战,一开始我就知道我会一走到底,一开始的第一颗扣子扣好了,方向正确了,到达终点就只是时间问题,哪怕我活着看不到胜利的那天,但是我完成自己的使命就会高兴的平静的死去,我心灵会得到安慰,这就够了,这就是最重要的。初中时教语文的班主任给我的学生手册上评价是一个成绩优良,有正义感的孩子,我将这路走了下去,却没想到这踏马的比追到冯小刚的女儿还难。在路上,一路上,我历经精神奔溃,灵魂摇摆,性格扭曲,黑暗常驻心底的那段时间我像个患重病的人,我的人生如此特别,在故乡的小县城找不到另一个和我一样的人,但是放眼全中国,全世界,同类就很多了,后来才在互联网上发现并不是只有我和图书馆里书上的死去的作家才会思考人为什么活着,。并不是只有穷人才会思考人生意义,生命的价值,并不是只有大山里的人才会有文化上难以认同的困境,全世界像我一样的人太多了,都有民族认同的困境,有一天我一定会好好与这些人交流,其中一定荆门治疗癫痫正规医院有我的灵魂伴侣,作家姑娘,其中一定有莫逆之交,生死兄弟,知心好友,那种一辈子的朋友,以文会友,以同样的理想和信仰并肩站在一起,向着共同的方向前进,现在,我才知道所有的共处主义信仰者团结在一起才有了共产党,是的,形成合力,向着真理正义的方向前进。个人有点喜欢汪峰,喜欢那种契合自己的哲学感觉,很多音乐的歌词都很好,也许将来我也得写写歌词。记得我在河南郑州火车站落难,没有钱买火车票的岁月我徘徊在车站广场,我还是决定暂时不投稿,因为对自己的文字,水平还不满意,不能为了钱糟蹋了文字,污染了文学,所以我还是没有投稿,虽然当时的水准应该和那些杂志期刊上的水准差不多,当然我也有其他的思量,没做好应对这世界所有的东西的准备,就是说离伟大的作家还差的远,现在决定慢慢的开始投稿,因为自己懂得自己需要慢慢进步成长,或许现在是到了和同行沟通交流的时候了,当年的文学大环境因为政治环境的恶劣也差劲,当下好许多,至少在变好,曾经我愤青,特别叛逆的年代竟然有移民的愿望和想法,那时就这样想,踏马的,诗人在中国会疯,而伟大的诗人都会自杀,我很绝望,我竟然爱上了如此没什么好下场,好果子吃的东西。当然我现在知道全球化来临,中国没办法不接受国外文化的冲击,所以未来的人类精英娇子一定是复合型的,预言一下,既是艺术家也是企业家的人才,既是作家又是政治领袖的人才,换言之,那种大众阅读思考的时代会来临,全民全人类的综合素质会提高,如果一个人的一生没有好好的读懂读完一本人文著作的话,真是白活了。虽然当下自己个人的情况还是很紧张,但是还是不自量力傻乎乎矫情的关心着国家大事,忧国忧民着,我可真是天真可爱啊,自己温饱都没解决弄什么精神生活,玩什么艺术道德情操,我应该把全部精力用在为毛爷爷奋斗上,包括学习读书也要带着这个目的,不务正业的幻想就停止吧,读了只会涨智慧而不会马上换成人民币的书就别读了。那些没有商业价值,卖不出去的,没市场的,只有人文精神内涵的文章别写了,出书,出专辑,出电影电视剧最重要的是票房,收视率,口碑,评价什么的就别管了,也不要在乎所谓冠冕堂皇的文艺作品的原则,良心了,绝对不能饿死诗人,穷死作家,不能让文艺青年找不到女票,这些人得有足够的钱,才能在现代化的社会环境下将自己的事业进行下去,文艺才能蓬勃健康发展,就像 要关注贫困,农村一样关注文艺界,尤其是新人的扶持,像我一样特殊的应该拿点国务院特殊津贴,哈哈,自大了。

如果让我买不起电脑,那么让我用什么写作,如果买不起房子,让我到大街上,天桥下去做研究?如果让我饿着肚子思考哲学问题,那么我抱歉,我只能做72小时的挣扎,之后只有找阎王聊萨特,尼采了。我不怕病,怕的是病了疗伤的地方和机会都不给留,这必死无疑啊,就像开枪打中我心脏一样连重头再来的机会都没有,果断的给得了癫痫病北京什么医院可医治呢我判了死刑,我现在就是想要个安静的读书思考疗伤的地方,学校宿舍白天太吵,图书馆时间安排很不合口味,没有通宵教室,我就这么想得好好高考一次,毕竟高考已经改革了,可以试一下,毕竟不像以前那样反人类无人性,去个C9联盟大学,重点是研究型大学,我在这里活的很累,只能晚上挣扎,平时都在人前带着面具活,很痛苦,都说不出口。我这个内心脆弱人,少年时被骂两句就会哭的人也开始爷们男人起来了,很多时候避免疯掉,抽几根烟融入混账环境小圈子,自己没有实力改变的时候只能卧底做孙子。选择高考付出的时间,金钱成本又大多了,和家人没法沟通,沟通好了,家庭也提供不了什么帮助,以前过激的岁月甚至离家出走般去远方,反正就是那种老子我受够那种生活了,出去了就再也不回来了,走出大凉山,就去向世界,去向国际,像沈从文沿着一条阮水离开凤凰古城一样,就像莫言逃离高密东北乡整整十年,故乡于我是情感复杂的,只能辩证的看待,很深的爱与恨,他贫困,落后,野蛮,不讲道理,但是野性的可爱,原始的充满野草般的清香,反正,没有一个人逃得了故乡的束缚,早已经在心灵打上深深的烙印,曾经生长,生活的地方,曾经哭泣也幻想过的地方,毕竟我的北大梦还是在故乡大山之间的小县城形成的,那个彝汉混居的地方,那个文化既互溶又存在冲突和差异的县城,总之,一切还是要用马克思唯物辩证法来看待,原谅我是个马克思主义的忠实粉丝,原谅我迷信马恩,因为说实话我没看完没看懂这东西,不过因为政府厉害的宣传部门,我还是多少知道一点,活了22年,成年了4年,肉体虽还是个雏,但是精神毕竟还是成熟,心智毕竟还是成熟,我有着属于自己的责任和义务,我可是个具备完全民事行为的人啊,杯子掉了下去,叮叮咚咚的,大概因为自己在发抖,盘腿坐在床上,用被子包裹自己,这样子像极了中国所有近现代以来的值得批判的落魄文人,酸腐学者。我累了,全身都不舒服,有一两个小时了吧,不值钱,卖不出去的自我独白,五千多字,写的我肚子�E,尽管如此,我还是有好多话要说,就像我还梦要去追。

略微理性的想想,自己还没到做学术的层次,这世界是不公平的,我得认命,我现在的命就是做必须做到应该做的事情,那就是解决温饱问题,只能也不得不这样,先生存,再谈发展。没办法人生总要学着接受命运的安排,还是要妥协,现实一点,即便一生文艺傲骨,理智还是必须的,还有就是要多听听别人的意见,学学他人的优点,回到初心,最美好的时候,要强大,还是要强大,我们这样的人像李光耀说的只有强势才是 唯一出路,不要傻�牛�要雄赳赳,气昂昂,霸气,果敢,主宰自己的命运,控制自己的思想和生活,严谨,自律,把握平衡,熟练运用中庸之道,总之,上天你要保佑我平平安安,我是个好人,可别看走眼了,贵人相助,贵人就在自己内心,神就在自身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