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内容详情

生死迎亲路(3)中国民间

时间:2021-07-03来源:天下平凡文学网 -[收藏本文]

新芳和小勇扶着田子的妈来到医院大楼,不知道问谁,怎么问?因为田子在来医院的路上就不行了,到底见没见到医生都不好说。小勇问了几个从眼前经过的医生,结果医生都用异样的目光打量他们三位。

新芳问田子的妈:“昨天救田子的那几个人你还记不记得模样?”

田子的妈说:“那是一辆路过的三轮车,我当时哪还记得他们长啥样?更没想着去问他们是哪的。我迷迷糊糊记得有个女的按田子的胸,也是她说的田子可能死了。”

忽然,小勇瞪着眼睛说:“三轮车会不会把田子送到县里其他医院。”

新芳说:“走,去其他几家医院看看。”

可其他几家都属于小医院,简直就像私人诊所,去太平间看了看,又问了问几个医生,都摇头说不清楚。

这时,田子的妈又哭起来了,说:“这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咋办……”恨自己千不该,万不该让那两个年轻人扶自己回家。

新芳眼泪也掉了下来,小勇眼眶跟着红了。

癫痫治疗的方法哪些好

田子的妈回到家里便一病不起。还好小勇是学医的,每天过来观察老人家的病情,新芳更是一直陪伴在老人身边。

新人相聚

这天,正中午时分,田子家门口出现一个人,是小勇挑着水桶去院外井里挑水看到的。小勇见这人直往屋里走,警觉地问:“你找谁呀?”这人说:“难道我进错门了?”新芳在屋里听到两个人的对话,站在屋里把头探出门外一望,顿时脸色吓得苍白,瞪着惊恐的眼睛半天没说出话来。这人跨进屋子,一把搂住新芳说:“你让我好找呀。”新芳“啊”的大叫一声逃进田子妈的屋子。这人跟着进来了,看看田子的妈,又看看新芳乐了,说:“你们都好。我就放心了。”田子的妈扭头一看,说:“你是田子?!”田子说:“妈,我不是田子是谁?”田子的妈说:“你不是……”新芳悲喜交集地说:“我……我们都以为你不在了。你真的还活着?!”田子笑嘻嘻地说:“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一睁眼,见自己躺在病房里。有一位医生对我真是太体贴太关照了,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她。昨晚上,她见我从昏迷中醒来,看我今天精神还好,就拉莫三嗪片的副作用催我回家看看。她说要不是工作忙她会跟我一起来的。”

晚上,田子说必须得回医院,说是那个女医生这么叮嘱他的。为见到田子的救命恩人,田子在村里找了辆农用车,拉着新芳小勇和妈一起来到县医院。当田子把女医生介绍给新芳她们时,小勇呆了,脱口而出:“翠竹。”翠竹伤感地涌出泪花。

那天,翠竹看到新芳睡在她和小勇结婚的床上,像是遭受到极大的污辱,几乎是带着满腔的怒火从小勇家出来,一路上止不住的泪水直往下淌。当她沿着小河跌跌撞撞地往家走时,忽然听到有人喊:“淹死人了……”她一惊,下意识地加快脚步朝小河边跑去,见3个年轻人从小河里抬一个人到三轮车上,她犹豫片刻,想到自己是医生,立刻爬上三轮车,一路上给落水者做人工呼吸,结果落水者没有任何反应,摸摸脉搏,像是已经停止了跳动。于是,说了句:“可能不行了。”这时,看到田子的妈当场昏死过去,被三轮车上的两个人扶下车走后,她心里很不是个滋味,想着在学校时,老师常常告诫学生们的那句话:病人哪怕还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作为一个医生就要尽百分之黑龙江治疗最好癫痫医院在哪百的努力。于是,她不再用双手按压的方法做人工呼吸了,而是嘴对嘴,一口一口地把卡在落水者嗓子眼里的河泥吸了出来,这才发现落水者的腹部微微地动了动,她连忙摸摸落水者的脉搏,尽管弱,但有了。她欣喜不已,立刻用手机和医院抢救室取得联系,到医院后对落水者实施抢救。生命危险没有了,但落水者一直昏迷不醒。而且那个开三轮车的司机离开前,她根本没问他是哪的,这样就无法知道落水者是哪的人了,所有的一切都得她出面,她只得将落水者当成自己的亲人对待了。昨晚,落水者终于苏醒过来,她整整守在他身边一夜,今天中午看落水者精神很好,才同意他回家看看,不然他母亲还以为他真的死了,老人再出点啥问题,麻烦可就大了……

田子的妈拉住翠竹的手说:“让我怎么感谢你才好?”

“一切都过去了。”翠竹淡淡地一笑说,“我正在工作,不陪了。”

小勇急忙追上翠竹,讨好地说:“你看……你看,其实,新芳和田子才是一对,那天,新芳睡在我们床上全怪我娘。”

翠竹说:“我刚才武汉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说了,一切都过去了。”

小勇苦苦地哀求说:“那我给你跪下,你看行不?”

翠竹说:“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你怎么就不理解我这句话的意思。多亏你学的还是脑外科,脑子怎么就不理解这一个‘过去了’呢?”

小勇让翠竹一点拨,脑子转过弯来了,咧开大嘴喜煞了。

这天,田子和新芳牵着枣红马来见小勇和翠竹,要把这匹马送给他俩结婚用。

翠竹说:“这匹枣红马是你们成亲用的,我们怎好收留?”

田子感激地说:“我的命都是你给的,还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的。”

翠竹说:“无论如何,枣红马我们不能要,更不能用来结婚。”

争执不下之时,只见新芳一拍脑袋,说:“要不咱们就同一天结婚!让这匹枣红马分两次驮人。让它载着两对新人奔向幸福……”

话音刚落,四个准新人便一起拍手叫起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