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内容详情

周邦彦《关河令》原文翻译与赏析宋词精选

时间:2021-07-09来源:天下平凡文学网 -[收藏本文]

【原文】

  秋阴时晴渐向暝,变一庭凄冷。伫听寒声,云深无雁影。

  更深人去寂静。但照壁、孤灯相映。酒已都醒,如何消夜永?


【译文】

  时阴时晴的秋日又近黄昏,庭院突然变得清冷。伫立在庭中静听秋声,茫茫云深不见鸿雁踪影。

  夜深人散客舍静,只有墙上孤灯和我人影相映。浓浓的酒意已全消,长夜漫漫如何熬到天明?


【赏析一】

  周邦彦(1056—1121),字美成,号清真居士,北宋末期著名的词人,音乐家,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关河令》是词人的代表作之一。词作中,表现了词人思家、孤寂的心情。

  在词的上片,主要写词人站在庭院等候亲人的消息的情况,然而,最终盼来的却是“无雁影”。

  词人首先写道:“秋阴时晴渐向暝。”“暝”即天色昏暗。“渐”即慢慢地,一点一点的意思。词人开始就写出了一个阴雨连绵,而偶尔又放晴,但现在已是薄暮昏暝,秋景凄清的时候。王国维说:“一切景语皆情语”。可以说,词人说描绘的景象,正是旅人心境的外化表现。宋玉在《九辨》中也说:“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唐代诗人杜甫在《登高》中写道:“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欧阳修在《秋声赋》中写道“予曰:‘噫嘻,悲哉!此秋声也。胡为而来哉?盖夫秋之为状也,其色惨淡,烟霏云敛;其容清明,天高日晶;其气栗冽,砭人肌骨;其意萧条,山川寂寥。’”这些诗文都表明了诗人们对萧瑟秋景的伤惑。

  接着写道:“变一庭凄冷。”在这久雨而一时放晴的情况下,处于孤独而漂泊不定的旅客,独自默默地站在清冷的客舍庭中。“一”即“全”,“整个”。这里,可以说,此时此刻的词人,不但承受着一庭凄冷而浸入骨髓的寒气,而且也受到刻骨铭心的思亲情感的煎熬。这里,词人用“一庭”,表明了词人所处的环境都是凄凉的,自己也是孤独的,寂寞,无奈的。这就为后面表现自己对亲人无尽的、刻骨铭心的思念奠定了基础,也营造了凄凉的氛围。

  于是,词人写道:“伫听寒声,云深无雁影。”“寒声”指秋声。其声包括诸如“风声”、“秋雨声”、“落叶声”,甚至“虫鸣声”等。欧阳修在《秋声赋》中写道“噫嘻,悲哉!此秋声也。”“雁”即大雁,鸿雁。在中国古代,人们都认为大雁能为人们传书送信。其实大雁的准确时间的迁徙,羁旅他乡的游子,或者闺中人儿,总是希望思念的人按时归来,或者按时回来。然而,一声长鸣隐约地从云际传来,好似鸿雁声声,可是,抬头四望,在那布满云层的尽头并无大雁的踪影。这大雁声声,是词人心理的表现,是一种幻觉。恰是这幻觉,表现出了词人思念亲人那急迫而沉重的心情。这是一种心理表现,情感淤积的必然。

  接着的下片,主要写词人想借酒消愁,可是“举杯消愁愁更愁”啊!癫痫病的治疗方法都有什么啊?当酒醒之后,孤栖之愁更加难以排解。

  词人在过片中写道:“更深人去寂静。”这一句在结构上承上启下。其中的“更”字,可以说,将词的境界推进了一步。其中,“人去”就是说住宿旅馆来来往往的人都离开了,留下的就是词人自己了。词人描写“寂静”而孤独寂寞的处境,不但表现了“断肠人在天涯”的羁旅漂泊之苦,也表现出词人远离亲人的思念之苦。我们从结构上说,“人去”也与下文“孤灯”相应。这里,写词人在客舍临时与他人聚会后,人已经散去反而增添了愁苦。

  接着写道:“但照壁孤灯相映。”“但”即只,只有。意思说说,酒尽人散,只有一盏孤灯的微光把自己的影子投射粉壁上。这个时候,孤灯映照孤独的人。我们可以想象,词人多么希望“借酒消愁”啊!酒醉还可以麻痹自己神经,可以暂时忘记忧愁。

  然而,又哪能那样如意呢?于是词人写道:“酒已都醒,如何消夜永。”“消夜永”就是熬过这漫长的夜晚。是的,李白不是“举杯消愁愁更愁”吗?对此人来说,又何况不是这样啊!一时的麻醉,总得有醒来的时候。词人在此就写了酒已过,人已醒的时候。面对这漫漫的长夜,孤独、寂寞,忧思一起涌上心头,压得词人喘不过气来。在词人看来,今晚的日子这样过去。一句“如何消夜永”出强调了词人的旅思乡愁。

  在艺术上,这首词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首先,曲调哀婉,情深意切。其次,意象鲜明,意境深远。再次,词语恰到,含蓄生动。


【赏析二】

  本词抒写人在异乡之苦,取境典型。上片开头两句描绘一个多阴少晴的秋景,而且已近昏暮。这情景与旅人的苦闷迷茫的心境极为相似。景为情取,情借景观,主体心境与客观景物相契合,这便是常说的意境。下两句写独立听寒声,这寒声是否就是云深处的雁鸣,处于两可之间。但旅人百无聊赖的神情却表现得极为充分。下片开头说“人去”后的寂静。上片无人,下片忽而有人,有些突兀。此人是何人?情人,朋友,均不是,乃陌生的旅客也。人独自在外投宿,最难耐的是寂寞,所以,尽管是陌生人,只要住在一起,便可相互搭话聊天,互相均可得到些许慰藉。但夜已深,那些人也离去,故更感到凄凉孤独。只有孤灯映照着空屋而已。“酒已都醒,如何消夜永?原来曾借酒浇愁,到深夜酒意已尽,怎以挨到天亮呢?时间越来越长,然苦越来越深,情和景同时推进。取境典型,结句直接抒情。全词以时间为线索,章法缜密,构思严谨。感情步步推进,格调清峭,情味淡永。

  这首小令系悲秋之作。声潇潇,却无鸿雁传书,期盼落空,寒意逼人。写夜深人去,惟孤灯作伴,以酒浇愁愁更愁,漫漫长夜孤苦难,李清照《声声慢》一词”冷冷清清“,”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等境界,似从中看到借鉴处。

那家医院治癫痫病
【赏析三】

  这首词写羁旅孤栖的情景。词的上片写日间情境,于明处写景,暗里抒情,寓情于景;下片写夜间的情景,于明处抒情,衬以典型环境,情景交融。

  上片一开篇就推出了一个阴雨连绵,偶尔放晴,却已薄暮昏暝的凄清的秋景,这实很像是物化了的旅人的心境,难得有片刻的晴朗。“秋阴时作渐向暝”,这是以白描手法勾出秋天时阴时晴、阴冷、黯淡的特点,这似乎是客观事物的直叙,然而一句“变一庭凄冷”,就将词人的感情突现出来。“一庭”即满庭。着一“变”字,将“凄冷”与上句联系起来,揭示了“凄冷”之因。同时将自然与人的感受融在一起,表现了景中情。在这“凄冷”的庭院中,词人“伫听寒声”。这久久的伫立,静听寒声,可见出人之心寒、孤寂。这寒声是秋风飒飒,秋叶瑟瑟,秋雁哀鸣,这寒声加浓了羁旅“凄冷”的况味。歇拍“云深无雁影”一句,词人不仅在满庭凄冷的环境中伫立,静听秋声,而且还在寒声中追寻那捎书的鸿雁,然而望尽云霄,只听哀鸿长泣,不见孤鸿形影,留下的是更加深重的寂寞之感,也触发了词人思乡念亲之情。

  在沉寂之中推出了过片:“更深人去寂静”,把上下片很自然地衔接起来,而且将词境更推进了一步。“人去”二字突兀而出,正写出身旅途的旅伴聚散无常,也就愈能衬托出远离亲人的凄苦。同时“人去”二字也呼应了下文孤灯、酒醒。临时的聚会酒阑人散了,只有一盏孤灯曳的微光把自己的影子投射在粉壁上。此时此刻,人非常希望自己尚酣醉之中。可悲的是,偏偏酒已都醒,清醒的人是最难熬过漫漫长夜的,旅思乡愁一并袭来,此情此景,难以忍受。这首词全无作者惯有的艳丽之彩,所有的只是一抹凄冷之色。

  这首词不仅切合音律,而且精于铸词造句。“秋阴时晴”,一个“时”字表明了天阴了很久,暂晴难得而可贵。“伫听寒声”两句写得特别含蓄生动。寒声者,秋声也。深秋之时,万物萧瑟寒风中发出的呻吟都可以叫做寒声。词人笔下的孤旅伫立空庭,凝神静听的寒声,是云外旅雁的悲鸣。南飞的雁都因浓云的阻隔而不能一面,自然是凄苦的情景。整首词中几乎一字一句均经过刻意的琢磨。可以说通篇虽皆平常字眼,但其中蕴含有深挚情思。这也是周邦彦词的一大妙处。

  全词取境典型,结句直接抒情。全词以时间为线索,章法缜密,构思严谨。意象鲜明,人与物、情与境,浑然融为一气。


【赏析四】

  羁旅行役是五代宋词的常见题材,也是周邦彦写得较多的内容之一。王国维在《清真先生遗事·尚论》中说:“若夫悲欢离合、羁旅行役之感,常人皆能感之,而惟诗人能写之。故其入于人者至深而行于世也尤广。”清真的羁旅词之所以写得特别深切淡永,除了得力于他浓厚的文学、音乐修养和他敏锐的观察力和感伤的气质,恐怕跟他从三十二岁便被遣出京,直到四十二岁始得重入都门,癲痫病有生命危险吗一生中最好的时光都在飘泊中度过不无关系。

  这首词的写法是以暗移的时间作为经线,贯穿着孤旅感情的波澜,看似平淡无奇而真情荡漾,在同类词中很有些特色。词的上片写日间情景,于明处写景,暗里抒情,寓情于景;下片写夜间的情景,于明处抒情,衬以典型环境,情景交融。

  上片一开篇就推出了一个阴雨连绵,偶尔放晴,却已薄暮昏暝的凄清的秋景,这实在很象是物化了的旅人的心境,难得有片刻的晴朗。在这样的环境中,孤独的旅客,默立在客舍庭中,承受着一庭凄冷的浸润,思念着亲朋。忽然,一声长鸣隐约地从云际传来——是鸿雁?它或许带来了故人的讯息?然而,四望苍穹,暮云璧合,哪里有雁儿的踪影?雁声远逝,留下的是更加深重的寂寞之感。

  在极端的沉寂之中,推出了过片:“更深人去寂静”。这个极普通的句子,把上下片很自然地衔接起来,而且将词境更推进了一步。“人去”一语用得突兀,上片未说有客,何言人去?要知道,旅居的人是最孤独又最耐不得孤独的,陌生人偶然相遇,便能够聚会倾谈,互相慰藉。然而终非亲人,刚才还在畅饮,顷刻便会离去的。“人去”二字突兀而出,正写出旅伴们聚散无常,也就愈能衬托出远离亲人的凄苦。同时“人去”二字也呼应了下文孤灯,酒醒。临时的聚会酒阑人散了,只有一盏孤灯摇曳的微光把自己的影子投射在粉壁上。此时此刻,人多么希望自己尚在酣醉之中啊。可悲的是,偏偏酒已都醒,清醒的人是最难熬过漫漫长夜的,旅思乡愁一股脑儿袭来,此情此景,诚何以堪!前人评周邦彦词,多曰富艳典丽,这首词则全无艳丽之彩,给人的只是一抹孤凄的冷色。

  美成词特别讲究声律,精于铸词炼句,这首小词也不例外。首先,词调的命名就很用了一番心思。这首词本名《清商怨》,源于古乐府,曲调哀婉。欧阳修曾以此曲填写思乡之作,首句是“关河愁思望处满”。周邦彦遂取“关河”二字,命名为《关河令》,隐寓着羁旅思家之意。这就使调名、乐曲跟曲词切合一致了。再看他炼字炼句的功夫。“秋阴时晴”,一个“时”字表明了天阴了很久,暂晴难得而可贵。“渐向暝”,“渐向”两字,意味着尽管晴空的偶现是那么不容易,可刚一放晴却朝着昏夜走去,恰如旅人的心情一样。如果说“天已暝”或“又向暝”,就失去了这种渐变的动感。第二句用“变”字领起,不但是格律上的需要——因为这里要用去声一字领四字句,而且跟上句“时”、“渐”二字紧扣,突出了变化的过程,而不只是道出变化的结果。“伫听寒声”两句写得特别含蓄生动。寒声也,秋声也。深秋之时,万物在萧瑟寒风中发出的呻吟都可以叫做寒声。“夜寂静,寒声碎”(范仲淹《御街行》)说的是风扫落叶的沙沙声;“寒声隐地听”(叶梦得《水调歌头》),说的是风划林梢的沙沙声。周邦彦笔下的孤旅伫立空庭,凝神静听的是什么寒声呢?下一句才作了交待,原来是云外旅雁的悲鸣。鸣声由隐约到明晰,待到飞临头顶,分辨出是长空雁叫,勾引起无限归思时,雁影却被浓密的阴云遮去了。连南飞的雁都最专业的治疗羊癫疯病在哪因浓云阻隔而不能一面,那是何等凄苦的情景啊!作者的确是在刻意地琢磨着词句,然而通首读去,又无一不是平常的字眼。正象陈子龙说过的:“以沉挚之思,而出之必浅近,使读者骤遇之如在耳目之前,久诵之而得隽永之趣。”美成此词可当之无愧。


【赏析五】

  周邦彦是“负一代词名”之人,其为词自然浑成。尤善写羁旅情怀,此词就是这方面的重要作品。

  上片写黄昏时的羁愁。开头“秋阴时作渐向暝”一句点明了羁旅在外的季节──秋季,时间──傍晚,天气特点──时晴时阴。萧杀的秋天常是古代文人抒发沦落、伤时、怀人、思乡情感的触媒体。或云“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忧来思君不敢忘,不觉泪下沾衣裳。”(曹丕《燕歌行》),或云:“玉露凋伤枫树林,巫山巫峡气萧森。……丛菊两开他日泪,孤舟一系故园心”(杜甫《秋兴八首》),或云:“秋月颜色水,老客志气单”(孟郊《秋怀》),故刘禹锡曰:“自古逢秋悲寂寥”(《秋词》)。词人一生仕途不畅,浮沉州县,漂零不偶,无怪《清真词》中多羁旅、离别之词,多伤秋感时之作。或云:“枫林凋晚叶,关河迥,楚客惨将归”(《风流子?秋景》)或云“绿芜凋尽台城路,殊乡又逢秋晚”(《齐天乐?秋思》)。在他笔下的秋,常是“哀柳”、“乱叶”、“啼鸦”、“孤角”等意象,而本词却以简叙之笔开章道:“秋阴时作渐向暝”,这是以白描手法勾出秋天时阴时晴、阴冷、黯淡的特点,这似乎是客观事物的直叙,然而一句“变一庭凄冷”,就将词人的感情突现出来。“一庭”即满庭。着一“变”字,将“凄冷”与上句联系起来,揭示了“凄冷”之因。同时将自然与人的感受融在一起,表现了景中情。在这“凄冷”的庭院中,词人“伫听寒声”。这久久的伫立,静听寒声,可见出人之心寒、孤寂。这寒声是秋风飒飒,秋叶瑟瑟,秋雁哀鸣,这寒声加浓了羁旅“凄冷”的况味。歇拍“云深无雁影”一句,提示读者,词人不仅在满庭凄冷 的环境中伫立,静听秋声,而且还在寒声中追寻那捎书的鸿雁,然而望尽云霄,只听哀鸿长泣,不见孤鸿形影。这无影的雁声更触发了词人思乡念亲之情。词人善于以雁来表达思乡之亲,如“乱叶翻鸦,惊风破雁,天角孤云缥缈”(《氐州第一?秋景》)“望一川暝霭,雁声哀怨”(风流子?秋怨》)“此恨音驿难通,待凭征雁归时,带将愁去。”(《解蹀躞》)不管是哀雁、征雁、雁声、雁形都起了很好的表情作用,因此“雁”这一意象,实是因情设景也。下片写深夜的羁愁。过片“更深人去寂静”点明旅居时间的推移。地点已由庭院转入室内,然而人还是那凄冷孤寂之人。傍晚,一人伫立庭院,听寒声阵阵,雁鸣凄厉;夜深,只身独处室内,见孤灯熠熠,形影相吊。在这难耐的羁愁中,他只能以酒消愁,然而“酒已都醒”而愁未醒,又如何消磨这漫漫长夜呢?

  本词自然浑成主要表现在语言平易无雕琢,而意象鲜明,人与物、情与境,浑然融为一气。故戈载评曰:“其意淡远,其气浑厚。”